广告

蹲坑女公共厕所区 工地大姐蹲坑照片

综合媒体

公共厕所

公共厕所,简称公厕,指供城市居民和流动人口共同使用的厕所,包括公共建筑(如车站、商店、影院、展览馆、办公楼等)附设的厕所。根据建筑形式、建筑结构、建筑等级、空间特征、冲洗方式、管理方式或投资渠道等,公共厕所有多种分类。与公共厕所有关的标准,有《城市公共厕所卫生标准》。在统计上,公共厕所的数量只统计独立的,不统计公共建筑附设的。

公厕女孩

公厕女孩,名叫谭嘉雯,一个与爷爷一起住在公厕的女孩,却以满足的笑容感染了许多人,有人说该说谢谢的不是小嘉雯,应该是我们因为她简单的笑容,让我们重新回忆起满足这个词的原意,我们不希望蜂拥而来的关心到头来却击碎了孩子纯真的笑脸,嘉雯需要的不是同情,更不是过多的物质给予,比起这些她更需要一个有父母在身边的完整童年。

      公共卫生间蹲坑下有强制要求要做防水吗 是的,按照建委规定是必须做防水的,因为这个有安全隐患。而厨房阳台等可以选择可做可不做没硬性规定。 (gnlwjn123 / qshfmj)

      你们可以说我幼稚,但我认为正是这些小事物构成了巨变。我在上海生活了六年多,这期间中国的厕所经历了经济、社会、文化和技术方面的重大转变。这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细枝末节,但重要的正是这些细枝末节。

      资料图片:母婴专用卫生间亮相扬州 新华社发

      孤独的手淫

      手淫了将近二十年甚至可能更长一点,是时候回顾一下我孤独的手淫史了。
      忘了是从几岁开始,可能是上小学。感觉自发的就学会了。
      一开始是趴在床上磨蹭小鸡鸡,蹭着蹭着就射了。
      在无数个闷热的夏夜,我光着身子趴在床上蹭射了一次又一次。
      中考结束的那个夏天,一天中午,我躺在家里的里屋的水泥地上的一张席子上,墙上挂着佛祖的像。我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撸管,一开始并不舒服,一直撸一直撸然后射了。从此,我的孤独的手淫史正式开始。
      高中的时候,很孤独,不愿意跟别人说话。经常在厕所或者宿舍打飞机。
      想起来的时候,就会去厕所打一发,一般是站着打。
      晚上在舍友都睡觉,或者在他们关了灯聊天的时候,我就开始在被子底下,一下一下的开始撸,为了不发出喘息,我都是长大嘴巴。一开始是射在纸上,后来我发现射在内裤上或者袜子上或者枕巾毛巾上比较省事,直接拿去洗了,也没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有时候中午午休的时候也打一发,不知道有没人发现。。。一次我射到塑料袋里扔到床底下了。
      那时候明天考试了今天晚上就想来一发缓解下压力,或者失眠了就打一发有助于睡眠。。。我当时是这么想的。但是那时候经常失眠,结果有时候天天打。。。营养又不好,弄得身体很虚弱,精神萎靡。每天就像没睡醒一样。有时也觉得那样不好,但是感觉好孤独啊,然后自己又想说不定明天鸡巴就不能用了,今天能打就先打一发再说。
      打飞机打了整整一个高中。
      到大学,没想到比高中还孤独。
      高中起码还有老师逼着你学习,还有事做。大学开始放羊,突然一下就无所适从了。
      接着频繁的打飞机。
      我现在还记得学校教学楼的公共卫生间,特别是夏天的时候,安静,凉爽,有一种清洁剂的特殊的气味,感觉比较安神。蹲位的门可以插上,
      我就可以在里面安心的打飞机。
      宿舍的床上肯定也没少打。
      有一天上着上着晚自习,感觉很不好,就跑出去在隔壁实验楼的阴影里打了个飞机。射在冬青丛里,完事又回去接着上自习。
      一次,中午,我路过一个考研自习室,里面没人,只有风吹着书页哗啦啦的响。我进去找了最后面的一个位置,翻开桌上一本厚厚的英语词典,开始撸,射在了里面,然后把词典合起来放好,走出了教室。。。。
      工作之后继续打飞机,到哪里工作,就在哪里打飞机。
      我曾经射在一个同事吃饭用的碗里,因为他是老板的男朋友。而老板叫我去他公司的时候他说他们已经没有感情了,我去了之后发现并不是。
      当然射完又给他刷干净了。。。
      射到过经理的水杯里,然后洗干净了。。。
      我曾经在租的房子里自己下面条吃,然后射在了锅里,然后吃了,感觉
      头有点晕,当然我觉得那是因为我身体比较虚。。。
      我曾经多次射在网吧里。一般是在网吧的厕所。有一次看到一个包间没有人,就射在里面的双人沙发上了。
      曾经射在各种宾馆里。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