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拼多多在哪里上市

雷帝触网

rdquo;,并迎来一支由知名商业领袖和顶级学者组成的“豪华”顾问委员会。

其成员包括高盛前总裁约翰.桑顿(JohnL.Thornton),新加坡前外长杨荣文,以及人工智能专家、前百度总裁陆奇等。

作为一家创立仅3年的科技公司,拼多多希望发展成为“Costco+Disney”的模式。

黄峥曾强调:“我们的团队若在不安中醒来,永远不会是因为股价的波动,而只会是因为对消费者变化的不了解,以及消费者对我们的不满意乃至抛弃。”

当然,作为一家才3年的公司,拼多多在快速成长过程中也遭遇了质疑和风波,今年618期间,就有一些商家在拼多多上海总部“维权”。

黄峥当时,表示自己心里很难受,觉得很委屈。“我没有想到,这样一个规模的事情,被放大到这个程度,这是我工作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也是这么多年来,我妈第一次就我工作的事情打电话给我,询问儿子你怎么了。”

黄峥说,商家到拼多多总部来维权背后的种种迹象显示有人在推动,但首先拼多多还是要反思自身问题,拼多多已经到了这样的体量,的确在影响很多人。

“我们的对外沟通有点像鸵鸟政策,我是要负主要责任的,这是不成熟的表现。”

黄峥称,拼多多应该越来越像公众公司一样去处理问题。未来希望以这个事情为契机,让公司更加透明。

拼多多从递交资料,到正式上市的速度很快,拼多多在路演过程中也受到了美国投资人的欢迎,认购非常火爆。

拼多多的发行区间为16到19美元,一度可以上调价格,但最终维持在19美元。

黄峥说,自己也曾动心过是否要上调发行价,最后还是维持在19美元,这也是一个好的机会向外界展示拼多多的价值观。

“海外市场追捧拼多多有几方面原因:首先是资本市场相对更成熟、更理性,受情绪化的影响小,且离中国有一定距离,其次是,投资人看到了拼多多在很短时间内做到不可忽略的量。”

以下是对话拼多多CEO黄峥部分实录(雷帝网精编处理):

拼多多在哪里上市

提问:为什么设在两地敲钟?不去美国敲钟。

黄峥:对我来讲,如果有机会和消费者、同事,包括媒体,以前帮助过我们的人在一起见证上市,感觉比自己一个人跑到美国、上市都是我的感觉要好。

提问:不在美国现场敲钟,会有遗憾吗?

黄峥:我没什么好遗憾的,上市是一个过程,一个形式,不影响实质,我敲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美国资本市场更能理性看待拼多多

提问:这次拼多多认购火爆,你们有权行使提升20%权利,为何坚持以19美元为发行价?

黄峥:正常来讲,投资人本来下单的时候,正常他是不知道你会涨价的,你突然之间冒出来几十倍认购的时候,他也没有办法。

如果你涨价,投资人也只能接受,但一定程度上,有点占他便宜,因为我处在一个有利位置。但是在他下订单之前是他处在有利位置,他把钱给我了,我还要收手续费,有点自我利益最大化了。

提问:为何这次认购这么火爆,有心理预期吗?

黄峥:应该说不意外,我觉得有时候站在远的地方,心态会更好一些。

一方面资本市场相对来说更加成熟,更加理性一些,受这种情绪化的东西影响少,而且离中国有一定距离,更多会站在相对宏观的趋势和背后理性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

当然,我觉得我作为投资人也会很兴奋,确实拼多多在很短时间内做到不可忽略的量。这个量以及发展一定程度上是证明了一种新的模式成立。

比如我们船开过去发现一片空地,这片空地我们不知道有多大,但是我的成长和整个数据表明,发现了美国新大陆,因为你的量放在这,增长放在这里。

这种量和增长一定程度上当然不是光靠你一个团队能力就能搞得定的,确实有很大程度上有幸运这个成分在里面。

所以我说,拼多多现在还处在初期阶段,那自然有很大的空间。

上市是为放到监管之下

提问:拼多多为何这么快上市?

黄峥:我们看1000个创业公司,拼多多还是很特别的一个,特别在哪里呢?

第一个是它的商业形态,本来就有很强的社会属性,偏公众性,它跟你自己去做一个机器人,做无人驾驶还不一样。

拼多多的规模又迅速达到一个很大的量,整个互联网网民就这么多,又有几百万的商户。其实拼多多现象已经变成一个社会现象,因为它的规模导致的。

好听点叫社会影响或者社会责任。我们自己肩上的责任也会更重,也是希望能够把自己放在更强的监管之下。

还有就是我自己是理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