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岳父玩女婿有大有粗

综合媒体

中医岳父和西医女婿

都市人压力大,40多岁的西医张子健感觉自己的生活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他与妻子的感情出现了危机,雪上加霜的是,搞中医的岳父施救,但未能挽回子建母亲病逝,从此两人关系更是糟糕。

岳父

岳父,读音为yuèfù,又称岳丈、外父,今人对妻子的父亲的称呼。又有泰山的别称。相对于岳父,自己则是女婿。

我是上门女婿。现在岳父。岳母多不在了,我有两个姨子要分遗产,请专家帮帮忙讲解一下,应该怎样解决,谢 看具体情况,如是以你和你媳妇赡养的老人,财产以你们为主。你的两个姨子只能象征性的得一小部分。 (dwpl8i0iju4 / YH591933887)

1968年,我的岳父17岁,他离开位于河内郊外的村庄,爬上一辆开往长山的俄制卡车,踏上一条穿越长山山脉绵延1.2万英里由公路、小道和补给地堡组成的运输线。

越南境内的约50万美国大兵、援助工作人员和军事顾问称之为“胡志明小道”。依靠这个后勤网络,越共得以经由邻国老挝和柬埔寨向在南方与美军作战的部队输送兵力和物资。战斗持续了20年,共夺去大约300万越南人的生命。

他只断断续续提起过这段往事,比如,有天晚上我漫不经心地宣称自己饿得能吞下一头大象,他嘲笑道:“你不会喜欢大象肉的,它索然无味。”

他顺着这条小道来到暹粒,战后前往西贡(即现在的胡志明市),在那里安顿下来成了家。

与此同时,越南西翼回到最初的丛林状态,几乎全部被村落占领,当地人靠从未引爆炸弹上拆废金属维持生计。

2000年,越南政府宣布斥资20亿美元在这片被人遗忘的地区修建一条双车道公路,动机之一是发展旅游。胡志明公路北起中越边界,南至湄公河流域,沿途经过10座国家公园。

今年,我决定沿着他的足迹由北往南走走这条公路。3月初,我把我的本田“飞鹰”摩托车运上开往河内的火车,打算从那里出发,赶在4月30日越南统一40周年纪念日之前回到胡志明市。

前往河内之旅比预想的更为波折。在位于越南中央的广治省,一辆反方向行驶的火车与一辆卡车相撞,导致火车司机丧生,几辆小汽车翻在了通往北方的铁轨上。

那天晚上,列车员表示不知道我们这趟火车什么时候能再开动。有几名乘客下了车,其他人挤在餐车里吃吃喝喝打发时间,背包客和铁道工人则就着听装啤酒大嚼炸田鸡腿。

我不知不觉睡着了,在火车驶入河内前不久醒来。这趟旅程花了41个小时,其中10个小时是停在路上。

在我骑着“飞鹰”到处跑的这几年里,陆续有人主动向我介绍了一些情况:它是差不多在美国取消战后禁运时期由日本制造的,在越南首都曾经卖到1000美元,其100cc发动机的巨大轰鸣声据说能让年轻女子昏厥。

现如今,这种形状像蚂蚱的家伙只会招来嘲讽,不过,偶尔会有满脸皱纹像葡萄干的男人冲它竖起大拇指。新近富裕起来的消费者都倾心于Vespa和Harley,老牌子“飞鹰”的售价还不到200美元,买主通常是西方背包客。

第一天,我穿戴齐整,顶着尘土和烈日驶入崇山峻岭。

出了河内约30分钟后,我开始感到枯燥乏味,于是我驶向一座桥底下的小咖啡馆,一边用公用竹烟枪抽着尼古丁含量极高的烟叶,一边喝着温吞吞有柴油味的绿茶。只要你承受得了,这种组合会让你在路途中精神百倍。

和我一起抽烟的是牧场主老龙,他带着一支AK-47步枪和一个35磅重的背包花6个月时间徒步前往胡志明市。他从没开车走过胡志明公路,事实上,战争结束以来他最远只到过我当晚的目的地梅州买水牛。

“那里没什么好看的,”他这样评价那个村庄。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在梅州的一个饮料摊停下来,欣赏连绵起伏的群山和充满生机的稻田,惊异地发现他的话大错特错。店主提前收了摊,带我找到有农家向游客出租床位的地方。

我花12美元吃了顿晚饭,洗了个热水澡,在一个有蚊帐有吊扇的竹楼房间里找到安身之所。伴着玩板球的喧闹声,我努力想象岳父在这个山谷里挤上一辆苏联ZIS-5军用卡车,隆隆地从公路驶向未知与危险——前方会有传播疟疾的蚊子,还有225千克

展开全文